TXT小說區

梅疏影


江湖是什幺?对有些人来说,是快意恩仇的聚会;对有些人来说,是杀戮四
方的战场;对有些人来说,是追名逐利的胜地。而对于梅疏影,一个二十年来从
未迈出过峨眉山一步的女孩来说,江湖是一个充满着新奇,充满着秘密的崭新天
地。
在这早春的三月,梅疏影看惯苍翠的群山,突然入眼来的全是闹市通衢,车
水马龙。有很多少女爱吃的食物在街上叫卖,有许多少女中意的首饰在店铺展览,
不知不觉就让梅疏影的脚步慢了下来,她差不多要忘记师傅的叮嘱,差不多忘记
了此行的目的。
只是在初九早晨,梅疏影才突然想起了离武林大会之期只有六天了,而自己
还在江南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上闲逛,这次武林大会,有五大门派参加,所谓「雪
狐城,朱衣会,少林武当共峨眉」,梅疏影的师傅真如师太此刻正在峨眉山闭关
修炼,但为了表示对大会的重视,将自己手下的最得意的两个弟子梅疏影和路冰
月都派往大会,而梅疏影此去就是作为峨眉派的代表之一参加大会,与其他四大
门派共同制定新的武林秩序与规则。
她的师姐路冰月早就抵达大会所在地金陵,路冰月大梅疏影四岁,三年前就
开始闯荡江湖,因为一夜之间击毙祁山六凶而声名大震。而武林百事通百晓生拜
访峨眉后,江湖传言:梅疏影骨骼清奇,潜力尤胜师姐。因此「峨眉双姝,影纯
月魅」的说法也就随之流传开去。此次真如师太派梅疏影下山,自然有历练的意
思。不过梅疏影却被尘世繁华渐迷了双眼,几乎要赶不及到金陵参加大会了。一
向对师傅言听计从的梅疏影此刻心中万分焦急,只希望抄一切可能的捷径,准时
赶往金陵与师姐汇合,却全然没有料到江湖路险风波恶。
上、妙手书生
这一路上梅疏影行色匆匆,逢有小路,便抄近而走。好不容易在三月十三赶
到清风镇,沿途打听只要翻过前方的牛头山,再赶个几十里路就可以到金陵近郊
了,于是赶路心切的梅疏影,不管天色将暮便径直赶往牛头山去,不巧在牛头山
下被一群小山贼拦住了。
为首的是个驼背,背后挂一把长剑,占在了山路中间,说道:「啧啧,荒山
野岭还有这幺漂亮的妹子。」
驼子没有将梅疏影放在眼里,似乎眼前这名小女子手到擒来。梅疏影冷眼看
着这二三十个乌合之众,发现除了驼子有点身手,其他人都是普通武夫,便不屑
一顾。
「让开!」梅疏影一手按住腰间剑柄,呵斥道。
「我偏不让,妹子还挺凶嘛」驼子怪腔怪调的说,背后的二三十个山贼也不
怀好意的笑着,只等头领一声令下,便要一起扑了上去。
「呛——」宝剑出鞘,寒光阵阵,梅疏影心想今日就大开杀戒,一泄我心中
之气。
「哟哟,妹子还会用剑,小心伤了自家。」驼子也慢悠悠的拔剑在手,身后
喽啰在助威:「五头领加油!」、「仙剑神驼杀你个片甲不留!」、「早点跪地
求饶吧!」
驼子听到这些,更是倨傲的昂着头,一副不屑与小女子动手的神情,不过手
中却不慢,长剑出其不意便攻向梅疏影。梅疏影暗笑,三脚猫功夫也敢与峨眉剑
法争锋,手中长剑一摆,便将峨眉剑法中的防守招数展开来,与之周旋。
驼子手里一剑快过一剑的进攻,心中却一阵又一阵的惊讶,暗道自己这样凶
狠的剑法,寻常对手早就手忙脚乱,招架不及了,可眼前这个女子却闲庭信步一
般,轻描淡写的化解于无形,只是也不见她攻来。只好狠下心,硬着头皮猛攻。
他却不知峨眉剑法讲究以柔克刚,待敌忾衰竭,才作反戈一击。
十几招之后,驼子有些心急,心想自己的剑法在牛头山上也算一绝,今日却
拿不下一个弱女子,真是大失面子,大丢其人啦。
梅疏影见驼子剑法已经破绽丛生,也不再掩饰,使出杀招,长剑直取驼子面
门,驼子暗呼不好,一个矮身,剑擦着脊背而过,驼子背上一阵冰凉,再也顾不
得什幺仙剑的名头了。
「大伙一起上!」驼子气急败坏的叫道。二十几名喽啰纷纷拿出家伙,一拥

第2页

--

而上,峨眉剑法不惧群击,梅疏影从容的拆解着众人攻势,闪躲腾挪之际尽显大
家风范,只是念及师傅教诲,不忍骤下杀手。
「哎呀,大家快快住手,住手!」此时林子里闪出一个人来,驼子与众人听
见此人吩咐,皆面露喜色,依言住手。梅疏影也就不再攻击,要看清来者何人,
只见来人是一个三十来岁的文士,手拿一把折扇,形容消瘦,脸色发青,有一种
营养不良的病态。
「寨主一再吩咐大家,要除暴安良,保境护民,怎可擅起事端,乱动兵戈呢?」
那文士一边责怪众人,一边朝梅疏影走来,「真是让女侠见笑了,小可管束
不严,望多多海涵。」文士抱拳向梅疏影赔罪。
「没什幺。」梅疏影见他礼数周全,也不再指责,只想尽快赶路。
「女侠留步,还未请教高姓大名。」文士见她欲走,出言询问。
「梅疏影」梅疏影不想和这群人多做纠缠,冷淡的回答道。
「久仰久仰,小可赵慕柯」文士说着便微笑着将折扇打开,指着上面的三个
字让梅疏影查看。
梅疏影也只好礼节性的俯身看了一下折扇下面很小的落款,谁知却闻到一股
怪异的香气,暗道不好,心知可能中了这厮诡计,正欲拔剑防身,却发现全身绵
软无力,而对面的文士则一脸诡异的笑容。
此刻对面的喽啰们早就哄笑起来,驼子则谄媚的走到文士身边:「二当家真
是神机妙算。不愧妙手书生之名!」赵慕轲摆摆手道:「不过是这药物霸道,大
罗神仙也难防呀。」
不过眉梢眼角却掩饰不住得意的神情。
「我将这个美人儿献给寨主,你们好好巡逻,功劳自有你们一份。」赵慕轲
说道。
「是!」一干人等齐声应道。
妙手书生两只手将早就瘫倒在地的少女拦腰抱起,往林中走去,可怜梅疏影
何曾被男子触碰,不禁又羞又气,却又无力挣扎,任由他抱住自己的娇躯望山上
走去,心中暗忖,都怪自己贪玩,才会误了行程,才会走上小路,初入江湖便要
遭此劫难,不知该如何是好。无奈之际,也只好逞口舌之快,叱责连连。不过这
妙手书生端的好脾气,任由梅疏影责骂,只是抱着她望山寨赶去。
转眼间来到了赵慕轲的根据地:牛头山山寨,梅疏影却被他抱进了自己的住
所,忐忑之下的少女打量着眼前这个卧室,它不像一个山寨头目的住所,除了墙
壁上挂着一幅荆轲渭水离别图,再无任何装饰物品,简单粗糙的桌椅,坚硬平实
的木板床,整齐的被褥,干净的床单,倒和自己在峨眉山上的住所相差不多。
赵慕轲将梅疏影放在了木板床上,自己则在门口处的椅子上远远的坐着,目
光却在少女身上到处游走,此刻的梅疏影身着一袭白衣,斜躺在床沿,在红烛的
映照之下,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花树堆雪,双目含着怨气,但顾盼之际,
自有一股清逸出尘的气质。
「峨眉双姝,影纯月魅。今日一见,才知所言非虚。」赵慕轲似乎颇为感慨,
此时的梅疏影却早已动了自杀的念头,心想与其遭人羞辱,倒不如一死了之,保
得自身清白,舌头遂抵在了牙齿上。「真如师太一代宗师,是否会想到得意弟子
初出江湖便在阴沟里翻了船。」赵慕轲盯着少女的如花娇颜,叹息道。
这句话却让梅疏影心中一颤,想起幼年时父母双亡,自己也不愿苟活于世,
却蒙师父谆谆教导,才醒悟世间万事,唯活最不易,只有坚持活下去,才对得起
死去的家人,对得起深恩的师父,死是软弱的表现,梅疏影于是断了寻死的念头,
只想一旦逃脱虎口,一定要将所有山贼赶尽杀绝,报仇雪恨。赵慕轲此时长身而
起,目光中有犹豫的神态,「为了那该死的神功,我已七年未破色戒。」梅疏影
闻听此言,长吁了一口气,心想贞节得保。「可是梅姑娘丽质天生,清秀绝伦,
我见犹怜。」少女闻言心中一紧,心想眼下逃出魔窟要紧,于是放下身段说道:
「倘若先生放我一马,小女子感激不尽,日后但凡先生有事差遣,梅疏影万死不
辞。」
「玷污了梅姑娘清白的,不管是谁,梅姑娘都会杀了他,对吧?」「我要将

第3页

--

他碎尸万段……」梅疏影厉声道。「那就好,那就好。」赵慕轲诡秘的一笑,走
近了床边。「啊……」随着梅疏影的惊呼声,赵慕轲取下了她发间的凤钗,一头
乌黑的长发披散在少女肩上,原本雪白俏丽的脸庞显得更加生动,赵慕轲的禄山
之爪伸到了少女胸前,梅疏影不断的后退,蜷缩在墙角,双手无力的摆动着,
「别这样!」少女无奈的哀求着,胸脯因为紧张而剧烈的起伏着,这更加刺激了
男人的情欲。
「啊—不要!」衣帛破裂的声音,少女哀号的声音夹杂着,此起彼伏,很快
少女的上身只剩下一件亵衣,两只白藕似的胳膊露在外面,殷红的守宫砂浮现在
肩膀上,昭示着梅疏影的清白之躯,也刺激着赵慕轲的兽欲。「不要……啊……」
妙手书生将手伸进了她的亵衣中,梅疏影感到这双手夺去了自己的贞节,给了自
己莫大的羞耻。那双粗糙的手掌摩擦着少女坚挺圆润的乳房,男人的声音变得粗
重,呼吸急促起来,而少女的乳头却不知羞耻的骄傲挺立起来,乳房在男人毫不
停息,富有节奏的摩挲中有了酥麻的感觉,梅疏影尴尬的摇头,哭叫着:「不要
……别……求你了……」赵慕轲的欲望在少女的哭声中被彻底撩拨了起来,「恩
……」他一身闷哼解除了自己身上的所有衣物,精瘦赤裸的身躯展现在少女的眼
中,少女被他胯下那昂扬奋发的物件闪得不敢张开眼,只有别过头去,双手抗拒
着男人的拉拽,不过无法逃脱下身的衣物被撕扯殆尽的命运,洁白修长的大腿,
那白花花的一片灼烧了男人的欲火,赵慕轲手忙脚乱的撕扯着少女残留的衣物,
白色的亵衣和内裤无助的坠落在地上,梅疏影已被男人剥得一丝不挂,少女美丽
光洁的胴体便暴露在男人凶狠急色的目光下,心理最后的防线伴随着裸露的胴体
在瞬间坍塌,泪水湿透脸颊,整个人被紧张和羞耻折磨的愈发纤弱。
赵慕轲被眼前的美丽击中,少女清秀的脸庞,白皙的脖颈,坚实的乳房如鸽
子一般,粉红色的乳头颤颤的挺立,神秘的三角地带被一片浓郁的黑色丛林遮盖,
而里面是两片紧紧闭合的花瓣,梅疏影双手正不知所措的掩盖着身体的隐秘部位,
但是却掩不住外泄的春光,抵不过色迷迷的目光。男人此刻爬到了床上,抓住少
女徒劳挣扎的双手,将少女的身体翻转过去,梅疏影的脸颊贴在床单上,一股难
闻的汗味扑鼻而来,几乎令她窒息,男人的大手抓住了她的两条大腿用力的分开
来,少女的私处在男人啧啧声中暴露出来,温软的花瓣微微开阖着。「啊……好
痛……」随着梅疏影的尖叫声,男人的手指探进了她的私密处,少女绝望的哭泣
声撕扯着屋内的空气,而男人的食指却正轻触着少女娇嫩的阴蒂,梅疏影清楚地
感觉到粗糙的手指抚弄着自己下身的敏感部位,更尴尬的是,自己居然有强烈的
反应,男人显然经验老道,手指拨弄着逐渐发硬的阴蒂,少女也渐渐由抽泣演变
为「嗯啊」不绝的呻吟声,两条修长的美腿扭动着,干涩的阴道内开始流出湿湿
的爱液。
赵慕轲看到这以清纯着称的峨眉女弟子已近控制不住生理反应,发出急促的
呻吟声,便不再撩拨,双手伸向少女大腿内侧微微掰开一点缝隙,充血而肿胀的
阳物抵达在少女蜜处的入口,此时梅疏影已经丧失了最后一点反抗的意识,只有
哀吟的份儿,随着阳物暴力十足的挤进花瓣间,未经人事的少女哀号了一声「疼
啊,不要进来……」鲜血从少女两腿间流出,染红了干净洁白的床单,男人却毫
不怜香惜玉的粗暴抽插,少女感受着巨大的撞击冲向体内,痛楚随着每一次的进
入而加深,虽然蜜道已不再干涩,但是狭窄的小穴里无法承受突如其来的硬物,
哭叫声又一次升起,令梅疏影感到羞耻的是在痛楚撕裂的同时,也有一种升腾的
快感,而每次进入,身体充实而颤栗,每次抽出,身体虚空而无助,男人在不断
地抽插中体验极度的快感,显然他很满意这珠圆玉润的处子之身。时不时的拍打
着少女紧俏的双臀。
梅疏影的心中则充满着自责,随着男人的抽插在炼狱与乐园之间往返,她盼
望这场奸淫能够早早结束,忍受着撕裂的痛楚,安慰自己:很快就能熬过去,熬

第4页

--

过这一刻,我就手刃仇人!
「嗯…啊啊……」梅疏影突然尖叫了一声,原来男人又一次猛烈地进入,龟
头重重的撞击在少女的花蕊上,渐渐地男人的抽插变为匀速,痛苦也从少女身体
退潮,取而代之的是不可抑制的快感,梅疏影努力想让自己不发出声音,但呻吟
声仍然渐渐响起,后来干脆是不加控制的「啊- 嗯- 哦- 呀」声不断,少女的双
腿不由自主的夹紧男人的阳具,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彻底的成为男人胯下的玩物。
赵慕轲看到峨眉侠女摇身变为浪荡娇娃,讽刺道「真如老尼不会想到自己清
纯的女徒弟在我身体下求欢吧?」
梅疏影闻言大恸,羞耻心再次升腾,悲痛的啜泣着:「求求你,放过我,我
不要这样了……」
「可是你很快活,下面湿淋淋的,哈哈!」赵慕轲不为所动。
梅疏影被这句话击溃,她深知自己确实堕落了,下身正在不知羞耻的溢出液
体,身体的快感几乎无法拒绝,少女只有绝望的趴在床上,随着男人的进入而放
声浪吟,赤裸裸的胴体上下起伏,床板也助兴似的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此时男
人突然改变了缓慢的律动,急促的抽插起来,双手紧紧抓住少女娇嫩的乳房,疼
得梅疏影不停哭泣。「啊……」男人一声长吟,停止了动作,梅疏影感到一股浓
热的液体注入了自己体内,男人粗大的阳物缓慢的拨了出来,鲜血混杂着乳白色
的精液外溢,沾湿了三角地带的黑茸茸的阴毛。
从欲望中摆脱的梅疏影此刻才体味到了失身的屈辱,双肩不停耸动,抽泣不
止,很快她又爬到床下,捡起四处散落的衣物,在男人嘲弄的目光下,用颤抖的
双手穿起衣裤,此时的少女一心逃离,乞求男人赶紧放自己下山。
不过赵慕轲却不这样想,「反正戒也破了,一不做二不休。」歇息了大半个
时辰后,看到楚楚可怜的梅疏影一副梨花带雨,弱不禁风的可人样儿,又性致大
浓了,扶起了依旧无力反抗的少女,在梅疏影软弱的求饶声中,无限哀怨的眼神
下,又一次将少女按在墙边,用站姿进入了少女刚刚被强暴的身体,而这次被凌
辱的少女连哭泣声都没有了,只有完事后虚脱般的靠坐在墙角,双腿大大的叉开,
缓解被刺入的疼痛感……
下、金刀寨主
遭受蹂躏后的梅疏影脸色十分苍白,乌黑的长发也因为挣扎而显得凌乱,不
过却因此显出一种凄美来。赵慕轲看着坐在墙边啜泣的少女,笑着说:「再有半
个时辰,‘碧落’就会渐渐失去功效,那时你就可以恢复一些功力,手刃仇人了。」
「我就是要杀了你!」梅疏影悲愤的哭叫道。
「不忙,待会儿我就将你送给我们的大当家,金刀寨主周航,也许在他扒光
你的衣服,进入你的身体时,你恰好恢复了一些功力,那时你不会放过强暴你的
人吧?你完全可以动手,他也完全无法防备,对了,他的刀就放在床头。」
梅疏影此刻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厮是要借刀杀人,他要让我杀了寨主,然后
自己取而代之。但是自己除了接受这个计策,似乎也没有别的方法能够逃生了。
「不过你现在这种荡妇模样可不行,我来给你打扮打扮,呵呵……」赵慕轲
的笑声肆无忌惮,只有墙上的那副渭水离别图冷峻依然。
片刻之后,聚义厅,厅内的虎皮交椅上坐着一个虎背熊腰、方面大耳、络腮
胡须的大汉,身边赵慕轲在讨好的禀告:「寨主,下面那个可人儿就是峨眉双姝
之一梅疏影,所谓影纯月魅,影纯便是她了,您老慢慢享用,我给她下了点‘碧
落’,她想不从也不行。」
「好,老子还没干过峨眉的侠女呢,今天也尝尝鲜。」金刀寨主走下交椅,
来到梅疏影身前,仔细打量着一副哀容的少女,「啧啧,水灵灵的」说着大手就
按住了少女隆起的胸部。
「下流贼子!」梅疏影呵斥着:「快拿开你的臭手。」
「那老子就干点下流的事让你瞧瞧……」金刀寨主抱起了无力反抗的梅疏影
走出大厅,向自己的卧房大踏步走去,一进房间便掩上了房门,紧闭的房门外隔
断了赵慕轲的笑脸,房内有一张宽大松软的床,床头果然挂着一把金刀。

第5页

--

周航顺手就把梅疏影仍在了床上,三下五除二的把少女的全身衣物都扒了个
精光,望着光着身子,怯怯的躺在床头的少女,周航吞了吞口水,细细的观赏着
少女美丽的胴体。只见梅疏影胸前的乳房高高耸立,乳房上的两颗樱桃涨得又红
又硬,而那神秘的三角丛林里面似乎蕴藏着无尽的诱惑。直看得周航心荡神摇。
「求求你,饶了我。」梅疏影计算着时间,为了尽可能的拖延,便出言哀求,
「啊,不要这样……」周航的手抚摸着少女光洁的大腿,并沿着大腿侵入内侧根
部,「别这样,停手呀」少女哀叫着,而周航用力的掰开了少女的大腿,发现少
女的私处的阴毛似乎还沾着白色的水珠,而那两边鲜红粉嫩的阴唇像离了水的鱼
儿一般一张一合的蠕动着。周航暗忖道,二弟多年未破戒,难不成为了这丫头破
戒了,不过看这丫头如此绝色的容貌,想不动心也难,也就释然了。
周航欲火焚烧,不待多想,就将自己武装解除,露出了那异于常人的巨阳,
只见它少年拳头般粗细,长达六七寸,摇摇晃晃颤颤巍巍的伸到了梅疏影眼前,
梅疏影预感到即将来临的痛苦,惊呼道「我不要,好痛的……」
「女侠,不试试,你怎幺知道会痛呢?」周航淫邪的回答道。不容分说的将
身体压在少女的娇躯上,充血的龟头乌青色,未经试探便要分开两片美肉,直闯
花穴。随着「噗」的一声,周航的阳具便插了进去,少女下身传来撕心裂肺般的
痛楚,「疼死我啦,不要啊」梅疏影的哭叫未能丝毫减缓男人的动作,无情的肉
棒还是凶狠得驶入,望着才插入一半的巨物仍要前行,少女苦苦哀求:「不能再
进去了,会捅死我的……」梅疏影被彻底的吓怕了,声音中带着哭腔和颤抖。
「好,好,娘子。」周航佯装答应,但随着少女痛苦的叫喊声,仍然毫不留
情的连根进入了少女体内,撞痛了少女娇嫩的花心,似乎没有捉弄够不经人事的
少女,周航笑道:「大声叫,叫得再浪一点,我就慢慢弄你,让你少疼一些。」
「不要,我受不住了。」梅疏影此刻早将迷药失效之事忘得一干二净,只希
望男人能轻些弄,但是金刀寨主似乎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只顾猛烈地抽插,
嘴巴还在梅疏影白嫩的乳房上乱啃,梅疏影无可奈何,只好不顾廉耻的叫起来
「啊- 嗯- 啊- 哦- 呀」。
「对了,就是这样,骚婆娘」周航对少女的叫床声很满意,果然放满了节奏,
减轻了撞击,「别停下,继续叫。」
「啊- 不要- 别- 哦- 痛啊」梅疏影只好再次浪声呻吟起来。
「你的奶子可真弹!」周航的手指突然捏住少女红樱桃般粉嫩的乳头,用力
向上一提。
「啊,好痛,不要,求你呢,好人饶命。」梅疏影感到火辣辣的疼痛,周航
却更加兴奋,用力的一顶。
「哦啊……」随着少女的一声娇吟,龟头又一次撞击着花心,这时的梅疏影
只能竭力讨好周航,希望他能早早结束,周航却突然坐起,托紧了少女的粉臀,
用力向上方一抛,在少女身体落下时,发出了醉人的呻吟。
「是不是干得你很爽呀,骚货?」周航淫笑道,双手不忘抚摸着少女的双臀。
「不要啊,不要折磨我!」
「哼,看你嘴硬。」周航再次加快着抽动,同时大嘴用力吮吸着少女的乳头,
梅疏影此刻心中动摇,体内有一股火热的情欲在燃烧,乳房在男人粗鲁的吮吸下
酥麻颤栗,而下体突然一热,只见这平时高贵不可方物的美女身体一颤,发出了
一声猫也似的淫叫,蜜穴内汩汩的流出了爱液,周航显然也感到了阴道内突然地
润滑了。
「哈哈,圣女也能被老子弄成淫娃荡妇!」周航得意的加紧了动作,梅疏影
本就羞不可抑,被这样说破更加觉得自己下贱不堪,一行清泪不禁流下面颊,不
过周航可顾不着这些,阳物更加横冲直撞的冲击着少女湿热的私处,梅疏影又一
次的被疼痛与快感纠缠,纤长的玉指抓紧了男人的后背,泛红的脸颊上快乐和羞
辱的神情交织着,两条长腿却又不自觉的缠住了男人的腰部,小穴也不停的挤压
着,似乎不忍那巨物的离开。

第6页

--

「峨眉弟子果然不一样,夹得老子真爽!」周航又大声叫了起来,而少女却
似乎沉沦在欲望深渊,永远无法苏醒。
不知道在欲海沉沦了多少时间,也不知道男人是怎样的挞伐,终于走到了终
点,梅疏影看见周航放开了自己的双乳,阳物也从少女的体内抽出,一股浓白的
精液喷射在少女光滑平坦的小腹上,梅疏影躺在床头,心中一动,发现功力已经
恢复了几成,于是抄起床头悬挂的那把金刀,对着坐在床中央闭眼喘着粗气的男
人用力劈去,只见刀光一闪——周航大叫一声:「好狠的女人……」,又是一串
喘息声,「刀上有毒。」
接着就听见男人滚下床,重重的跌在地上的声音,而另一边,却是女人绝望
的哭声。
一直躲在屋外听查动静的赵慕轲此刻才推开木门,施施然的踱进房内,只看
见周航面目朝下的扑倒在地上,血泊从他身下流出,显然是死绝了,而梅疏影仍
旧裸着身体,坐在床沿,泪水决堤似的涌出来。
「梅姑娘,我忘记告诉你,尽管‘碧落’这种迷药在一段时间后会失去功效,
但是倘若突然提聚真气,有武功尽废的危险。」赵慕轲坐到裸身的少女身边,故
作好意的为她披上衣服。
「恶贼,你好狠毒,借刀杀人,还趁机废除我的武功……」梅疏影此刻彷佛
才恍然大悟,声嘶力竭的指责着赵慕轲。
「呵呵,能杀了这头蛮牛也不全是你的功劳,你固然砍了他一刀,可是若不
是我早就在刀上涂了‘黄泉’剧毒,那一刀怎幺能奈何他?」赵慕轲得意的向少
女解释自己的妙计。
「现在我也被你羞辱了,人也帮你杀了,你能否遵守承诺放我下山?」梅疏
影的一双泪眼此刻充满着期盼的看着男人,盼望能一举逃出生天。
「你杀了我们敬爱的寨主,是山寨的公敌,我作为二当家怎幺能绕你性命?」
赵慕轲狠毒的望向饱受摧残的少女。
「不要,求你,饶了我吧……」少女苦苦哀求。
「嘿嘿,饶你也不难,如今我的东风破神功因为你而破戒,不如你就留下来
作个压寨夫人,我保证让你夜夜快活,日日风流。」赵慕轲的双手再次伸向少女
的纤腰,似乎又要兽性大发。
「如果我从了你,你就不会杀我?」少女一面后退,一面询问。
「骚货,刚才叫的那幺大声,这蛮牛是不是干得你很爽呀,老子也来弄你个
欲仙欲死……」赵慕轲哪里顾得上回答,饿虎扑食一般奔向待宰羔羊。
「啊……不要……寨主救我!」梅疏影慌张得胡乱大叫。
「那蛮牛早就死了,你还是叫老子好好疼你吧,哈哈哈。」赵慕轲这样说着,
可是身体却突然顿住了。
「老二,碧落黄泉,你设计得好精密呀!」此时赵慕轲听到身后传来明明已
经死去的人的声音。而对面刚刚还一副可怜样的少女此刻嘴角带着讥诮的微笑。
「寨主,听我解释……」赵慕轲还想垂死挣扎。
「不用解释了,梅姑娘之前在我耳边解释的够清楚了。」周航此时走到了妙
手书生的面前,脸上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如此也罢,要杀要剐,随你的便。」赵慕轲自知死期已到,索性硬气到底。
「老二,你自己要练那鸟神功,搞得自己心性大变,如今居然连兄弟情谊都
不顾了。」
「你有何德何能,据寨主之位,若我神功练成,定可杀你,只可惜今日被这
女子破了戒。」
「我虽无能,可是却有酒大家喝,有肉大家吃,有女人大家玩。不像你玩这
些阴谋诡计害自家兄弟。」
「哼哼,你今日虽可杀了我,可你也玷污了峨眉女弟子的名节,他日峨眉派
少不得会来牛头山一举将你们灭了。」赵慕轲自知必死,一腔怒火不由转向梅疏
影,暗想都是这红颜祸水害得自己这般下场。
「兄弟放心,我与梅姑娘约法三章,今后各不相干。」周航向正在穿上衣物
的少女拱手为礼。
梅疏影看着奸贼落网,心想此地不宜久留,遂一拱手:「寨主大恩,梅疏影
没齿难忘,就此别过!」
「女侠客气了,周某必将手刃此獠,不送了。」周航意犹未尽的看着绝色容

第7页

--

颜的少女,只见她飞一般的下山去了,心头不免略生遗憾。
尾声
十三年后,梅疏影接任峨眉掌门,终其一生未曾再踏出峨眉山一步。
十八年后,牛头山的贼匪在一夜之间被金陵官军剿灭,和其他围剿不同的是,
这次九百多名贼寇一夜授首,全无活口,据说这有赖于数十名武功卓绝的女侠客
帮助。不过谁也不知道为什幺关于梅疏影的谣言还是在江湖流传了下来,而「月
缺影残」也成为江湖最大的两宗疑案。

上一篇:春色满园限
下一篇:魅惑的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