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我和女友的有趣玩法1


字数:8517


(一)夜市玩乳头(前传)

我叫江荣,今年大四。女友叫小杉,我喜欢叫她宝儿或豆豆(豆豆是最符合她的名字)。

我们俩在一个城市的两所大学,大一的初秋相识并相恋,一转眼已经相处了四年。随着对她性格的瞭解、性观念的认知、小骚穴等各方面的深入,发现她是个爱玩的人,我也爱玩,所以期间开发了很多有趣的玩法,在这里和大家简单讲一讲.

女友168公分,身材超级棒,中分长发,长相冷美人,有点像刘雯。刚见到她时觉得特不易接近,一接触才发现她非常开朗,没想到一插更加放浪。
不怕大家笑话,和她第一次开房也是我的第一次。

我们在一起刚一个礼拜的那个周六,晚上一起看电影,黑暗中互亲互摸按捺不住,就去开房了(由於是临时起意,大学周边的酒店都被性饥渴的理工男生们佔满了,最后放血住的一家星级酒店)。

女友不是处女,我倒是不在乎,只是一直很好奇她的过去,听她说我是第七任(感觉要召唤神龙了)。

小杉很放得开,一进酒店房间就把我扑倒在床上狂吻,边吻边熟练地扒我的衣服。我马上心血上涌,也扒她的衣服,可就是比较笨拙,她把我扒得只剩内裤了,我才把她上衣扒掉露出胸罩。

当我想解开她胸罩的时候,她却害羞的推开了我的手,我坚持再三,她下床站在地上,微微低头解开了内衣。原来小杉的乳头很大,大概有1。5厘米直径的小球,深红色。

女友肩宽腰细大胯圆屁股,非常健康的身材,而且皮肤特别白嫩,像个性经验不多的少女,但是这个乳头长得特别淫荡,好像被吮吸把玩过成千上万次才被玩弄成的大黑豆豆,所以小杉露出乳头给我看,非常害羞。

我还在欣赏加矜持的呆滞状态,小杉笑着把我拽下床,抓着我的手放在她奶子上。女友是B罩杯,不大,但是超级软,我虽然没破过处但也有过几任女友,小杉是最软的,但是小杉发情起来乳头会很硬,所以揉捏起来感觉很奇妙。
我揉着她的小奶子,情不自禁的用两个手指捻了一下她的乳头,只见女友的眼睛马上瞇住了,小嘴轻张发出轻微但诱人的一声「啊~~」。瞬间,我大脑和鸡巴一同充血勃起,福至心灵的低头把她的乳头含在口中,一股混着淡淡骚味的香气充盈着我的鼻子和嘴巴。

我受鼓舞般大力地吮吸,并用牙齿轻轻的摩擦,小杉大叫一声,双臂抱着我的头狠命地把我往她奶子上挤压,力道之大我差点就与世长辞了。幸亏小杉没有一直保持这个动作,她推开我的头,跪到我面前,拉开内裤就把我早已勃起的鸡巴含在嘴里.

她一只手在根部撸动,嘴巴紧紧地包着我的鸡巴,感觉到她的舌头像一条亢奋的泥鳅不停地刷着我的龟头,还模糊的念着:「臭鸡巴,大鸡巴……唔……好臭,好臭……」我大脑完全当机,刚刚进入房间五分钟,我外表高冷的女友就已经把我还没清洗的鸡巴吃在嘴里,跪在我面前疯狂地摇晃着自己的脑袋,一头笔直飘逸的长发都散乱了。

处男容易激动,没几下我的鸡巴就开始抖,我心想要完蛋了,我操,我难道是快枪手?平时打飞机可是打很久的啊!

小杉感觉到口中鸡巴的抖动,她一手撩起头发抬头对我妖媚一笑:「小小荣要忍住!」边说边用另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圈成环状卡到我鸡巴根部稍一用力,在她的协助下,我强大坚毅的意志控制了射精。

因为初秋天气尚暖,她今天穿的是雪纺白衬衣和黑底彩花的短裙,刚进门的战斗让她的衬衣和胸罩已经扔在一边,下身还穿着裙子和内裤。

小杉制止了我发射以后,得意一笑,起身隔着裙子脱下内裤随手一丢,然后跪到旁边床上,头杵在床上,把屁股高高撅起,沖着我慢慢地扭动屁股,就像在跳艳舞一样。

这是我在现实中第一次见到女孩子的屄,还是这么近距离. 小杉的屄不是粉嫩的,是充满成熟雌性气息的,屄毛乌黑茂盛,此刻都已经被淫水打湿贴在阴唇四周,整个阴户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水淋淋的,有些淫水已经沿着大腿往下流。阴核已经充血凸出,像颗嫩嫩的小红豆豆,阴唇肥大微黑,随着阴道口的张合在微微扇动。

小杉阴户的一股热腾腾的气息彷彿扑到我的脸上,带着强烈的骚味,小杉的骚屄味儿。不是尿的骚味,而是雌性引诱雄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尾的荷尔蒙的气息,奇异的香味和骚味混合在一起,像一只手抓着我的头按在她的骚屄上,舔她的淫水、淫穴和阴核。

小杉屁股一阵颤动,用断断续续的娇嗔声音说:「宝儿……要鸡巴……我要鸡巴~~」我从善如流的站直身子,把鸡巴往小杉的阴道里插,迈出伟大的破处第一步。

但是尴尬来了,我毫无经验,没有一下插进去,小杉立刻善解人意地用手把着我的鸡巴送入了她的骚屄。杉的阴道口有点紧,顶上去时女友还呻吟了一下,但因为饱含淫水,所以顺利地接收了我的鸡巴,一插到底。

我的鸡巴和灵魂顿时进入了一个美妙的世界,被湿热滑腻温柔的阴道壁包裹着,让我情不自禁的也呻吟了一声。然后我慢慢耸动着身体,一下下的插入小杉的体内。太爽了,鸡巴被全方位的包裹和刺激,我下意识的加快了插入的速度,刚刚被压抑的射精冲动又涌到马眼。

「啊……杉,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啊……宝儿……啊……射吧,射进来!啊……射进来!」

我狠命地插着杉的骚屄,彷彿想从这里钻进杉的身体. 十四厘米的鸡巴用力插进去时好像插到底了(后来才知道是子宫口),每次触到那个东西杉都会大声喊叫,大叫「射进来」。我激动的把鸡巴全力插到最里面,然后脑中就像纯黑的夜空中绽放了烟花,极度快感中彷彿全身的血液都射进了小杉的体内。

变软的鸡巴滑出了阴道,小杉转过身子坐在床上,红扑扑的小脸蛋儿带着甜甜又有点幽怨的笑,看着我。精液混合着淫水流出来,打湿了短裙和床单,把杉的阴毛也粘在一起,头发杂乱、水汪汪的眼睛、起伏的胸口,就像刚被强奸了一样,看起来超级淫乱.

我看着她,突然觉得好爱这个姑娘,如此淫荡的裸身在我面前,我心中竟然有非常纯洁的爱情。

小杉拨弄了几下我软后只有几厘米长的皱巴巴阴茎:「好丑,不喜欢,喜欢它直挺挺的样子。」然后她俯下身子,把沾着精液和淫水的鸡巴含在嘴里,轻轻的舔舐,一边舔一边抬头看着我,眼中含着温柔的笑意。

我在这一瞬间被击中了,我把她拽了起来,对视着她闪烁着光芒的眼睛,轻轻的说:「我爱你。」然后吻了下去。黏稠的精液的味道、我鸡巴的臭味、杉小屄的骚味,还有杉嘴巴里甜甜的味道,混合在一起。

突然小杉推开我,我一愣,她在嘴巴里拿出一根我的鸡毛,「你的毛毛。」
她调皮的说.

我超沮丧:「大姐你也太破坏气氛了,呃……虽然是我的毛。」

小杉突然不笑了,认真的看着我:「我也爱你,荣,好爱好爱。」

(二)夜市玩乳头(一)

和小杉的第一次,我感觉自己真是捡到宝了。破处的当夜,小杉就解锁了口交、口爆、后入、中出、骑乘、颜射等功能,不知是前辈们调教得好,还是小杉平时热爱学习日

本教材。

那一晚我射进小杉骚屄里一次、口交射到小杉嘴巴里一次、小杉为我手淫射
到她脸上和奶子上一次(她还淫荡地涂满脸蛋儿和奶子,并用沾满精液的双手拼命揉捻自己乳头到高潮,现在想那个骚样还是马上一柱擎天);在我大叫「好汉饶命」之时她还口交、骑乘加手淫让我再次勃起,只因为她好奇我可以射多高,她拽着我鸡巴走到墙边,对着墙狠命撸射出最后一次。

令我男子自尊心得到满足的是当夜的第四次射精,竟然也能向上射到我脑袋的高度,童子鸡果然精力旺盛。X大正门斜对面那星级酒店603室的靠床墙壁上,应该还挂着我泛黄的青春。

总觉得我俩的第一夜是小杉对我的性能力测试,毕竟男友是重要的人肉按摩棒,功能不强劲不行。

可能是因为这个我深爱的女友把我破处那夜的骚货表现令我铭记在心,并且她向我坦白曾经有过很多男友并都发生了关系,让我与之前几个女友相处时候没有的淫妻情结,在她身上生根发芽,产生了一些分享暴露小杉的冲动。

四合院我一直都知道,但也是和小杉在一起之后才愈发对此地无法自拔,并且很早之前就想写出和小杉的经历及我对她的淫妻意淫。

我曾经写过一个叫《女友小杉》的提纲,和珍藏的《女友小艾》、《出借女友》、《女友故事。凌辱》、《暴露女友》、《准夫妻性事》等文档放在电脑的一个角落。

为了方便操弄小杉,大一下学期我就自己租房住。小杉一直假装好孩子还住校,但每周都会有三、四天来主动送屄。小杉在我屋里玩我的笔记本时,把那个秘密文件夹给翻了出来,在她把鼠标移到提纲文档准备打开的一瞬,我带着一身冷汗狼狈的抢过鼠标,删掉了那篇提纲.

但是小杉看了看我文件夹里丰富的文学作品,小狐狸般笑着用一根手指托起我的下巴:「说,小荣荣是不是个大变态?」我被揭穿丑恶嘴脸,正满头大汗寻找托词之时,突然想到,小杉怎么从这些文档名字就准确的发现了我的嘴脸?
愣神间小杉胳膊揽住我的脖子,抓过来狠狠亲了我一大口:「老公,咱俩真是一对儿,喜欢的东西一模一样!」

我操,当时真是过山车一般的心情:「难……难道杉你也是……」没等我说完,小杉就把我奸污了,意外发现的共同爱好让我们疯狂地对操。

妈的,小杉太他妈深谙此道了,做爱过程中把她前男友的名字都喊了一个遍(有些名字其实我都是第一次听,当时真是又好笑又亢奋),还说贱老公的鸡巴太小,插进去感觉不到,要让别人帮我操老婆满足她!十四公分是不大,但也不至於感觉不到吧?妈的,杉前男友难道都是驴精?当然我也用「你个小骚屄」、「欠操的小妓女」、「屄都被操松了」、「公共汽车」、「免费小母狗」……等词汇对她进行义正辞严的回击。

小杉在我的刺激下,骚屄就像泉眼一样,我俩的阴毛都粘在一起,她四肢还像八爪鱼般紧紧抱住我,我也在她的刺激下不停地操动、射精、秒勃、接着操。
两人操累了休息的时候,她骚屄上精液混着淫水都打出了泡沫。我在杉屄里抠了一手指黏液放到杉嘴巴边,没想到她竟然拿我手指当鸡巴吞吐起来吃了个乾净.

我好像不负前辈们期望,也给小杉解锁了新技能。因为小杉超爱为我口交但很少吃精,她说太稠了,吃着感觉食道里下不去,不舒服,所以每次她都把精液吐掉,或吐到奶子上揉搓挑逗我,偶尔还会以爱情为名吐给我嘴里一些噁心我。
这次吃得如此痛快,让我真是开心。

当然也许小杉一直是吃精的,但是在我面前假装不爱吃,毕竟她那么爱吃鸡巴,以前肯定被口爆过无数次。

后来聊到四合院,小杉说她也是资深院友,但一直不肯告诉我ID,也不知道她是某个活跃的女狼,还是像我一样一直只是上来默默的读书。会不会她以前的男友也写她的骚屄往事发上来?

对淫妻一事坦诚以后,我俩之间的情趣又丰富了许多,比如我扮演小卫,她扮演潇儿,我一边操她,她一边说多爱小宇、多爱被小宇操。又或是女友扮演小艾,抓着我的鸡巴不让我操,听她讲周总如何当众操她,她如何偷偷为周总吃鸡巴,周总精液的味道如何。

过年分开(我河北廊坊,她福建厦门)电爱时的候,她假扮阿美,自慰呻吟说是阿伯跟小林在操弄她,还拍屁股弄出「啪啪啪」的声音,还说明天一整天不联系我,因为她要去给小林的朋友们当玩具操一天,怕我打扰她挨操;第二天她果然没联系我,害得我在自己房间卫生间里疯狂自慰。

她有两任前男友是厦门人,但我相信她。因为我们约定不管是角色扮演还是有机会真绿帽,都不会找熟悉的人,一是我接受不了,二是怕有后续麻烦(理智淫妻,从我做起)。

后来Cosplay又引进新角色,比如我下课回出租房,她回家早,在门口迎接我时不关门,直接掀起裙子,里面竟然真空,淫水顺着小屄外露着的一节黄瓜向下滴答。她淫叫着把黄瓜往外拽,我赶忙把她推进屋子。虽然小杉平时的淫叫,周边邻居肯定听得耳朵起茧了,但也不能楼道宣淫吧(好吧,后来的确在楼道里操过)。

她拽出黄瓜说,刚才买菜时被菜老闆用黄瓜抽插,最后让她夹着黄瓜回来蘸着屄水给我这贱老公吃,还说以后天天去那家买菜,因为菜老闆的鸡巴特大、特臭,这次只是用嘴吃了、骚屄只被黄瓜插了,还没享受到菜老闆的臭鸡巴。菜老闆家有条大型德国牧羊犬,小杉也想嚐嚐。

说完她就狂吻我,说要让我嚐嚐菜老闆臭鸡巴和美味精液的味道。当然闻不到臭味,她编造说怕我反感,所以刷牙了,嘴巴里倒是真有牙膏的清新味道,小杉编故事真是用心。

就前几天十一放假,三十号下午下课后给她打电话不接,给她舍友打电话,却说她下午就逃课了。

回家看到她当天穿的衣服和内衣扔得到处都是,床上放着一个皮箱,皮箱里面是一套我没见过的沾满淫水的情趣内衣,包着小屄的地方还有小杉高潮时分泌的代表性淡白色液体.

箱子里还放着一个灌好润滑油的新自慰杯,旁边字条写着她跟着小马去马尔代夫挨操去了,美名其曰「万里送屄」,老婆的屄被别人操了,只好给老公买个自慰杯来弥补绿帽老公的小鸡巴。

妈的,这太假了,她早就说了十一回家给闺蜜当伴娘,本来计划我也一起,结果我爸逼我回家考驾照最后一项,要不不给我买车了,唉,没办法,没去成。
虽然知道是假的,我还是忍不住闻着内衣上小杉专属的骚味,用自慰杯狠狠的撸了一管。妈的,自慰杯里小杉故意塞了个骰子整我,插进去的第一下硌死我了!小丫头片子太贱了,回来操死她。

回家期间发给我的伴娘照真是美翻了,一水儿的白色短款小晚礼服,伴娘团里她的衣服是下摆最短的,下身根本就是件齐屄小短裙,也不知道是她自己发骚改的还是闺蜜逗她。

其实化了妆后小杉还是很冷艳的,很有生人勿近的感觉,但在我眼里,她的眼神就是挑逗,她的装扮就是人尽可夫。看来我是病得不轻.

我们也会玩些暴露的小游戏。

我曾在高层酒店把她全裸按在落地窗上操她,让她的奶子都压扁在玻璃上,
并且用舌头舔弄玻璃;也曾在临街二楼的酒店让她只把头钻出窗帘看着楼下的车
河,我从后面抽插,她就忍着不叫出声;在自习楼人迹罕至的楼梯间里把她下身扒光蹲着给我口交,超危险但超刺激,她把屄下面的地面都弄湿了;我还经常把全裸的小杉关在我租的房子阳台上,让她自慰高潮或者给我编个淫贱的故事才放她进来……我俩乐此不疲。

当然我是住四楼,阳台窗外是一棵树的树冠,应该能挡住大部份角度。
写这些也算有趣的玩法吧,不算跑题吧?呵呵呵,虽然玩法都比较常规,但是回忆起来也是很令人激动,以后有机会也可以拣一些扩写一下。

渐渐地我俩就不满足於简单的在家里两个人玩耍了,开始开发一些有趣的玩法。

首先给大家讲讲我们在考山路上玩小杉乳头的故事。(妈的,终於写到正题了,上一篇结尾不是他妈的说这一篇一定直入主题么?又废话了三千字……可是第一篇第一个回覆的哥们说觉得铺陈少了点,那我就稍微铺陈一下呗!虽然又铺陈得稍微有点多。好了,别他妈的废话了,赶紧他妈的玩乳头吧!我操,我自己都觉得墨迹. )

由於我家里开了个小洗浴中心,小杉父母也做着不错的餐饮生意,所以我俩零花钱都比较富裕,经常出去旅游,比如大二春天去泰国就玩得非常性奋.
泰国第一天我们就住在曼谷最热闹的夜市考山路边。红眼航班抵达曼谷,顶着太阳折腾到中午才到酒店,酒店还没电梯,爬到四楼房间又累又热,匆忙洗了个澡,都没打个炮就倒头睡去。

被窗外巨大的音乐声和人声吵醒时已经天黑,我睁眼看到小杉在床中间摆着大字睡得一塌糊涂,本想叫醒她,但看到她赤裸的身子不禁想玩弄一下。

不知杉做了什么春梦,小屄屄还是湿乎乎的,阴唇都粘在一起,我就用手指沾了点淫水轻轻揉女友的阴核,嘴巴靠上去吃她的大黑乳头.

小杉身上最敏感的地方是她奶子上的大豆豆,就像水龙头的感应器,稍微拨弄一下,小骚屄就淫水直流。其次就是骚屄上的小豆豆。

被我上下其手,小杉马上醒了,一边哀怨的噘嘴吧哼唧着「臭老公」,嫌我弄醒她,一边手熟练地抓住我的鸡巴搓弄。我马上精虫上脑,提枪便要干,但小杉听到外面好热闹,便喊一声「停」,闪身光着屁股跑到窗口扶着窗户向下看,结果她扶的是一扇虚掩的门,直接身子冲了出去。我靠,我鸡巴瞬间吓软,光速跑过去把她拉回来。

虚惊一场,门外原来是房间的阳台,刚才我没拉她也不会摔下去。

紧张过后又有点兴奋,阳台是开放的,栏杆也是铁艺镂空,没有遮挡作用。
面对着的就是人潮涌动的考山路,小杉刚才光猪跑出去虽然只是一瞬,但肯定有人会看到这惊鸿一瞥的。在国内还是偷偷摸摸暴露,没想到刚到曼谷小杉就被动解锁了当众露出功能,泰国真是福地啊!

我忍不住捻着乳头逗小杉:「宝儿,刚才你的大黑豆豆会不会被国际友人看到啦?」

杉头微低有点害羞,然后一扬头露出熟悉的狡猾笑容:「不但奶子上的大黑豆豆被看光,小骚屄上的小骚豆豆肯定也被看到了呢~~宝贝(我俩互称宝儿、宝贝就是这么肉麻,你咬我啊),你说会不会有国际色狼记住咱们的房间号,晚上偷偷来强奸我?到时候我该说自己是小母狗,请他随便操呢,还是说我是你找的妓女,操我要经你同意才行?因为我是你叫的鸡啊,被多打一炮你要多交炮费的。」

杉越来越懂我的点了,真是超刺激,但是太扯淡了:「大姐,你看外面很多阳台都站着美女,难道都会被强奸?」

「但是只有我骚啊,我都露出了黑豆豆和小骚屄呢!大家都爱操骚货啊……
哎,小伙儿还注意美女呢?「

我揉搓小杉乳头的手指赶紧稍加用力:「哪有哪有,宝儿你听错了,就你是大美女!」小杉马上娇喘一声,媚眼如丝的给我一个白眼,这个危机被我机智的化解了。

睡醒精神焕发,又被这个暴露小插曲刺激了一下,本想趁热操小杉一次,但小杉有理有据的拒绝了我。她说楼下的人挤来挤去,很多欧美男的肌肉发达、光着上身,女的也前凸后翘、穿着暴露,下去挤一圈肯定会增加情趣,要是先干一炮,我俩欲望减淡了,就不好玩了。

她说允许我吃吃别人豆腐,她也要偷偷蹭些猛男。切,好像刚才嫌我看美女的不是她似的。其实我最喜欢看的是别人吃她豆腐,当然她也知道我的小心思。
出国后道德负担的确减轻了很多,我俩准备再玩大一点点,设计点轻微暴露的情节。其实还是有点紧张,所以也没有设计太出格,就是让小杉的穿着清凉一些,上身穿着我最喜爱的一件白色粗毛线的钩花镂空蝙蝠衫,毛线上还缝着一些彩色的绒球。

本来是挺正常的衣服,但是我经常让小杉裸着穿,镂空的孔洞大小正好可以卡住杉的乳头,我就会把杉的大黑奶头卡在白色的镂空里,白色衣服衬托下,杉的黑乳头超级明显,淫荡极了。

毕竟淫妻大法我们还没修炼成功,不敢裸穿出去,镂空蝙蝠衫里面还套了一件非常薄而且超级紧身的棉布纯黑小背心,胸罩当然就免了。杉因为刚才的暴露事件余骚未尽,两颗大乳头还骄傲的挺立着,被贴身小背心清晰的包裹出来,我就把杉包裹着薄薄棉布的乳头卡在镂空的孔洞上,稍微仔细看一眼,就能看到彩色绒球中位置淫荡的两颗黑豆。

下身穿着一件黑色的蓬蓬短裙,上面有些淡淡的白色花纹,材质有点硬,所以蓬的效果很明显,动作幅度稍大就会看到内裤。当然,还是不敢脱内裤,但我们还是特意准备了一条和平时不一样的内裤。

这条白色内裤比杉平时穿的小半码,穿在身上紧绷着,包着骚屄的地方鼓鼓的,杉的大圆屁股也被内裤边缘勒出了淡淡的凹陷。整个内裤是棉质的,只有小屄上面阴毛最茂盛的地方是一层薄纱,能隐隐约约看到杉杂乱的屄毛。

杉骚屄周边毛发比较茂盛,所以大腿根部和内裤上沿都会调皮地翘出一些屄毛。我故意把杉的屄毛弄得杂乱,因为薄纱下面的屄毛草丛和内裤边缘翘出来的屄毛,会让我觉得我珍贵的女友是最廉价的妓女。杉也很赞同我的想法,还为此与我舌吻表示感谢.

薄纱和棉布交接在骚屄上沿,仔细看的话,材质交接处恰好能看到因为刚才杉发骚还微微勃起的阴蒂。虽然穿着内裤不会露屄,但想到一会杉最私密处鼓囊囊的阴户和朦胧的黑森林会被人轻易的看到,也很令人兴奋.

在我捏着女友乳头卡到镂空孔洞的时候,小杉已经流了不少淫水,我就用手指隔着内裤揉了揉杉的屄口位置,让内裤打湿一点和阴唇贴在一起,进一步勾勒出骚屄的外形,做出了骆驼趾的模样。小杉见我这样使坏,轻轻拧了我的鸡巴一下。

作为杉的男友,用半小时时间挖空心思,给自己的女友设计一个努力给别人提供吃豆腐的机会而又不是非常夸张的造型,真的非常爽,鸡巴一直硬挺着,马眼里分泌了一些前列腺液。小杉拧我鸡巴时候手指粘到一些,就顺手吃到嘴里,然后好像是感觉到不过瘾,又蹲下狠狠吃了我鸡巴两口。

我设计造型期间,杉已经化好了妆,黑色挑出眼角的眼线、重重的眼影,还有烈焰红唇,就像时尚杂志里街拍的高冷模特。但在我眼里这就是高级妓女的妆扮,因为我知道冷艳的装束下她那颗放荡骚屄的心。

因为烈焰红唇,所以口交两下把我鸡巴都染红了,逗得杉一笑,不过她又突然假装翻脸,打了一下我的鸡巴:「赶紧穿衣服啊,又让老娘等你!」

「还不是刚才为你设计造型……」我小声嘟囔着,杉一瞪眼,我赶紧低下头快速穿上衣服。没啥可描述的,T恤、沙滩裤、人字拖,谁让咱爷们长得又高又帅,穿啥都好看。

出门看到杉也穿了一双人字拖,我马上泄气,指着旁边的十公分细跟高跟鞋说:「大姐,咱带了恨天高啊,你咋不穿?那个多骚. 」杉拿手里的包拍了我一下:「骚,骚你妹!我们是渡假好不好?又不是出来卖骚. 高跟鞋好累的,你怎么不穿!」小杉娇嗔的说完,扭头下楼。

她一蹦一跳下楼,裙边一翘一翘,圆滚滚被勒出两道杠的大屁股就迫不及待的露了出来。「还说不是卖骚……」我嘟囔一句,赶紧追上。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